黄帝内经,诸疟统论

食品安全

论曰夏伤于暑,秋成
疟。该于时而作也。方夏之时,阴居于内,暑虽入之,势没能动,候得秋气,阳为之改动,汗出遇风,乃成此疾,故曰
疟。皆生于风,蓄作有时,其气阴阳

黄帝问曰:夫痎疟皆生于风,其盖作有时者何也?岐伯对曰:疟之始发也,先起于毫毛,伸欠乃作,寒栗鼓颔,腰脊俱痛,寒去则内外皆热,头痛如破,渴欲冷饮。

内外交争,虚实更作,阴阳相移也,阳并于阴,则阴实而血虚,阳明虚则寒栗鼓颔。巨气虚则腰背头项痛。夏正俱虚,则阴气胜。阴气胜则骨寒而痛。寒生于内,故中外皆寒。阳盛则外热,血虚则内热,内外皆热,则喘而渴。故欲冷冻果汁,皆得之夏伤于暑,热气盛藏于皮肤之内。肠胃之外,此营气之所舍也。让人汗孔疏,腠理开。因得秋气汗出遇风,及得之于浴,水气舍于皮肤之内,与卫气并居。卫气者,昼行于阳,夜行于阴,此气得阳而外出,得阴而内薄,内外相薄,是以日作,其间日小编,其气之所舍深也。其作之早晏者,随风府日下一节也。是以或先寒后热,或先热后寒,或但热无寒,又或本于痰,或本于瘴,或本于鬼神,或本于邪气,大概外传经络,内入五脏,证既差别,治法亦异。治疟者不辨阴阴虚实,概以吐药投之,有非痰实而真气受弊者固多矣。内经论五脏诸经之疟,本以刺法补泻,其寒热前后相继,与夫发止早晏,又皆差别,明邪气所传,不可一概论。今备载诸证,参以治法之轻重,要在随证而治,庶乎无一曲之蔽也。

帝曰:何气使然?愿闻其道。岐伯曰:阴阳上下交争,虚实更作,阴阳相移也。

阳并于阴,则阴实而阳虚,阳明虚则寒栗鼓颔也;巨阳虚则腰背头项疼;首春俱虚则阴气胜,阴气胜则骨寒而痛;寒生于内,故中外皆寒;阳盛则外热,阴虚则内热,则喘而渴,故欲冷饮也。

此皆得之夏伤于暑,热气盛,藏于皮肤之内,肠胃之外,皆荣气之所食也。

此令人汗空疏,腠理开,因得秋气;汗出遇风,及得之以浴,水气舍于皮肤之内,与卫气并居。卫气者昼日行于阳,夜行于阴,此气得阳而外出,得阴而内薄,内外相薄,是以曰作。

帝曰:其间日而小编何也?岐伯曰:其气之舍深,内薄于阴,阳气独发,阴邪内着,阴与阳争不得出,是以间日而作也。

帝曰:善。其作日晏与其日早者何气使然?岐伯曰:邪气客于风府,循膂而下,卫气12日一夜大学会于风府,其后日日下一节,故其作也晏。此先客于背部也,每至于风府,则腠理开,腠理开,则邪气入,邪气入,则病作,以此日作稍益晏也;其出于风府日下一节,二十八日下至骶骨,18日入于脊内,注于伏膂之脉,其气上行,六日由于缺盆之中,其气日高,故作日益早也。

里面日发者,由痞气内薄于五脏,横连募原也。其道远,其气深,其行迟,不能够与卫气俱行,不得皆出。故间日乃作也。

帝曰:夫子言卫气每至于风府,腠理乃发,发则邪气入,入则病作,今卫气日下一节,其气之发也,不当风府,其日笔者奈何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