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蒸第一,古典文学之千金方

食品安全

《圣济经》慈幼篇·形气变成章曰∶天有精,地有形,形精相感而化生万物。故曰∶天地者,万物之父母也。

(论三首 方二首 择乳母法)

天为阳,地为阴;水为阴,火为阳。阴阳者,血气之男女。水火者,阴阳之证兆。惟水火既济,血气变革,然后刚柔有体而形质立焉。造化炉锤间,不能外,是以成物。兹婴孺始生,有变蒸之理也。原受气之初,由胚胎而有血脉,由血脉而成形体,由形体而能动,由动而筋骨立,以至毛发生而脏腑具,谷气入胃而百神备,是乃具体未形,有常不变之时也。若夫萌区有状,留动而生,血脉未荣,五脏未固,尚资阴阳之气,水火之齐甄陶以成,非道之自然,以变为常者哉。儿生三十二日一变,六十四日再变。变且蒸,变者上气,蒸者体热。上气则以五脏改易,气皆上朝,脏莫高于肺,而肺主气故尔。体热则以血脉敷荣,阳方外固。阳在外,为阴之使,故尔积二百八十八日九变,三百二十日十变且蒸,是之谓小蒸。毕后六十四日一大蒸,积二百五十六日大蒸毕。凡五百七十六日变蒸数足,形气成就。每经一变,则情态异常。盖天有五行,御五位,以生寒、暑、燥、湿、风;人有五脏,化五气,以生喜、怒、悲、忧、恐。七情之生得非成于变蒸之候耶。其候有轻重,其时有远近。轻者体热微汗,似有惊候,耳与后阴所会皆冷。重者壮热而脉乱,或汗或否,此其候也。平者五日而衰。远者十日而衰。先期五日,后之五日,为十日之中热乃除,此其时也。当是时务致和平,不欲惊扰,灸刺、汤剂皆非所宜。或先变而热作,或后蒸而未解,则治之当如成法。或变蒸之中加以时行温病,与夫非变而得天行者,其诊大率相类,惟耳及后阴所会皆热为异尔。学人可不审焉!

论曰∶夫生民之道,莫不以养小为大,若无于小,卒不成大。故《易》称积小以成大。

《巢氏病源》∶变蒸者,以长血气也。变者上气,蒸者体热。变蒸有轻有重,其轻者体热而微惊,耳冷,髋亦冷,上唇头白疣起如死鱼目珠子,微汗出,而近者五日而歇,远者八、九日乃歇。其重者体壮热而脉乱,或汗或不汗,不欲食,食辄吐
,无所苦也。变蒸之时,目白睛微赤,黑睛微白,亦无所苦,蒸毕自明了矣。先变五日,后蒸五日,为十日之中热乃除。变蒸之时,不欲惊动,勿令旁边多人,变蒸或早或晚,根据时如法者少也。初变之时,或热甚者,违日数不歇。审计日数,必是变蒸,服黑散发汗;热不止者,服紫双丸。如小瘥便止,勿复服。其变蒸之时,遇寒加之,则寒热交争,腹痛夭矫,啼不止者熨之则愈。变蒸与温壮伤寒相似,若非变蒸,身热、耳热、髋亦热,此乃为他病,可为余治;审是变蒸,不得为余治。其变日数,从初生至三十二日一变。六十四日再变,变且蒸。九十六日三变,变者丹孔出而泄也。至一百二十八日四变,变且蒸。一百六十日五变,一百九十二日六变,变且蒸。二百二十四日七变,二百五十六日八变,变且蒸。二百八十八日九变。三百二十日十变,变且蒸。积三百二十日小蒸毕,后六十四日大蒸,蒸后六十四日复大蒸,蒸后一百二十八日复大蒸,积五百七十六日,大小蒸毕也。

《诗》有厥初生民,《传》曰声子生隐公,此之一义,即是从微至着,自少及长,人情共见,不待经史,故今斯方先妇人小儿,而后丈夫耆老者,则是崇本之义也。然小儿气势微弱,医士欲留心救疗,立功瘥难,今之学人,多不存意,良由婴儿在于襁褓之内,乳气腥臊,医者操行英雄,讵肯瞻视,静言思之,可为太息者矣。《短剧方》云∶凡人年六岁以上为小,十六岁以上为少,(《巢源》、《外台》作十八以上为少),三十以上为壮(《巢源》、《外台》作二十以上为壮),五十以上为老。其六岁以下,经所不载,所以乳下婴儿有病难治者皆为无所承据也。中古有巫妨者,立小儿《颅囟经》,以占夭寿,判疾病死生,世相传授,始有小儿方。逮于晋宋,江左推诸苏家,传习有验,流于人间。齐有徐王者,也有《小儿方》三卷,故今之学人,颇得传授。然徐氏位望隆重,何暇留心于少小,详其方意,不甚深细,少有可采,未为至秘。今博采诸家及自经用有效者,以为此篇,凡百居家,皆宜达兹

《颅囟经》∶凡孩子自生,但任阴阳推移,即每六十日一度变蒸,此骨节长来,四肢发热,或不下食乳,遇如此之时,上唇有珠子,如粟粒大,此呼为变蒸珠子,以后方退热饮子疗之,不宜别与方药。

又曰∶小儿病与大人不殊,惟用药有多少为异。其惊痫客忤解颅不行等八九篇合为此卷,下痢等余方并散在诸篇,可披而得之。

《葛氏肘后》云∶凡小儿自生三十二日一变,再变为一蒸,凡十变五小蒸,又有三大蒸。凡五百七十六日变蒸毕,乃成人。其变蒸之候,身热、脉乱、汗出,

凡生后六十日瞳子成,能咳笑应和人。百日任脉成,能自反复,百八十日尻骨成,能独坐。二百一十日掌骨成,能匍匐。三百日膑骨成,能独立。三百六十日膝骨成,能行。此其定法,若不能根据期,必有不平之处。

数惊不乳哺,上唇头小白泡起如珠子,耳冷,尻冷,此其证也。单变小微,兼蒸小剧,平蒸五日,或七日、九日,慎不可疗。若或大热不已,则与少紫丸微下。

凡儿生三十二日一变。六十四日再变,变且蒸。九十六日三变。一百二十八日四变,变且蒸。一百六十日五变。一百九十二日六变,变且蒸。二百二十四日七变。二百五十六日八变,变且蒸。二百八十八日九变。三百二十日十变,变且蒸。积三百二十日小蒸毕后,六十四日大蒸,蒸后六十四日复大蒸,蒸后一百二十八日复大蒸。凡小儿自生三十二日一变,再变为一蒸,凡十变而五小蒸,又三大蒸,积五百七十六日,大小蒸都毕,乃成人。小儿所以变蒸者,是荣其血脉,改其五脏,故一变,竟辄觉情态有异。其变蒸之候,变者上气,蒸者体热,变蒸有轻重,其轻者体热而微惊,耳冷尻冷,上唇头白泡起如鱼目珠子,微汗出,其重者体壮热而脉乱,或汗或不汗,不欲食,食辄吐
,目白睛微赤,黑睛微白。又云∶目者重,赤黑者微。变蒸毕,目睛明矣,此其证也。单变小微,兼蒸小剧,凡蒸平者五日而衰,远者十日而衰,先期五日后之五日为十日之中,热乃除耳。儿生三十二日一变,二十九日先期而热,便治之如法,至三十六七日蒸乃毕耳。恐不解了,故重说之。且变蒸之时,不欲惊动,勿令旁多人,儿变蒸或早或晚不如法者多。又初变之时或热甚者,违日数不歇,审计变蒸之日,当其时有热微惊,慎不可治及灸刺,但和视之。若良久热不可已,少与紫丸微下,热歇便止。若于变蒸之中,加以时行温病,或非变蒸时而得时行者,其诊皆相似,惟耳及尻通热,口上无白泡耳。当先服黑散以发其汗,汗出,温粉粉之,热当歇,便就瘥。若犹不都除,乃与紫丸下之。儿变蒸时若有寒加之,即寒热交争,腰腹夭纠,啼不止者,熨之则愈也。(熨法出下编炙粉絮熨者是。)变蒸与温壮伤寒相似,若非变蒸,身热耳热尻亦热,此乃为他病,可作余治,审是,变蒸不得为余治也。

《葛氏肘后》又云∶若于变蒸中,加以时行温病,其证相似,惟耳及尻通热,口上无白泡耳,当先服黑散发汗,汗出以粉敷之瘥,若不尽除,即以紫丸下之。

又一法,凡儿生三十二日始变,变者身热也。至六十四日再变,变且蒸,其状卧端正也。至九十六日三变,定者候丹孔出而泄。至一百二十八日四变,变且蒸,以能咳笑也。至一百六十日五变,以成机关也。至一百九十二日六变,变且蒸,五机成也。至二百二十四日七变,以能匍匐也。至二百五十六日八变,变且蒸,以知欲学语也。至二百八十八日九变,以亭亭然也。凡小儿生至二百八十八日九变四蒸也,当其变之日,慎不可妄治之,则加其疾。

《千金》论凡小儿自生三十二日一变,再变为一蒸,凡十变而五小蒸,又三大蒸。积五百七十六日大小蒸都毕,乃成人。小儿所以变蒸者,是荣其血脉,改其五脏,故一变竟,辄觉情态有异。单变小微,兼蒸小剧。凡蒸平者五日而衰,远者十日而衰。先期五日,后之五日,为十日之中热乃除耳。儿生三十二日一变,二十九日先期而热,便治之如法,至三十六、七日蒸乃毕耳。恐不解了,故重说之。且儿变蒸或早或晚,不如法者多。又初变之时,或热甚者,违日数不歇,审计变蒸之日。当其时有热微惊,慎不可治及灸刺,但和解之。若良久热不可已,少与紫丸微下,热歇便止。若于变蒸之中,加以时行温病,或非变蒸时而得时行者,其诊皆相似。惟耳及尻通热,口上无白泡耳,当先服黑散以发其汗。汗出,温粉粉之,热当歇,便就瘥。若犹不都除,乃与紫丸下之。

变且蒸者是儿送迎月也,蒸者甚热而脉乱,汗出是也。近者五日歇,远者八九日歇也。当是蒸上不可灸刺妄治之也。

《千金》又法∶凡儿生三十二日始变,变者身热也。至六十四日再变,变且蒸,其状卧端正也。至九十六日三变,定者候丹孔出而泄。至一百二十八日四变,变且蒸,以能咳笑也。至一百六十日五变,以成机关也。至一百九十二日六变,变且蒸,五机成也。至二百二十四日七变,以能匍匐语也。至二百五十六日八变,变且蒸,以知欲学语也。至二百八十八日九变,已亭亭然也。凡小儿生至二百八十八日九变、四蒸也。当其变之日,慎不可妄治之,则加其疾。变且蒸者,是儿送迎月也。蒸者,甚热而脉乱,汗出是也。近者五日歇,远者八九日歇。当是蒸上不可灸刺妄治之也。

紫丸
治小儿变蒸,发热不解,并挟伤寒温壮,汗后热不歇,及腹中有痰癖,哺乳不进,乳则吐
,食痫,先寒后热方。

《千金翼》∶儿身壮热而耳冷、髋亦冷者,即是蒸候,慎勿治之。儿身热,髋、耳亦热者病也,乃须治之。

代赭 赤石脂 巴豆 杏仁

《圣惠》∶小儿变蒸都毕,凡五百七十六日乃成人,血脉骨木皆坚牢也。

上四味为末,巴豆、杏仁别研为膏,相和,更捣二千杵,当自相得,若硬,入少蜜同捣之,密器中收。三十日儿服如麻子一丸,与少乳汁令下,食顷后,与少乳勿令多,至日中当小下热除。若未全除,明旦更与一丸。百日儿服如小豆一丸,以此准量增减。夏月多热,善令发疹,二三十日辄一服佳。紫丸无所不疗,虽下不虚人。

《茅先生方》小儿有变蒸伤寒候∶身壮热,唇尖上起白珠,或热泻,或呻吟,或虚惊,此候小儿生下便有变蒸而长意志,乃四十九日一变而长骨肉。此候有之,所治者只用镇心丸夹匀气散与服,自平和也,不服药也安乐。

黑散 治小儿变蒸中挟时行温病,或非变蒸时而得时行者方。

汉东王先生《家宝》变蒸候∶宜用神仙黑散子三二服,并调胃气,观音散三二服。

麻黄 杏仁 大黄

钱乙论变蒸云∶小儿在母腹中乃生骨气,五脏六腑成而未全。自生之后,即长骨脉、五脏六腑之神智也。

上三味,先捣麻黄大黄为散,别研杏仁如脂,乃细细纳散,又捣,令调和纳密器中。一月儿服小豆大一枚,以乳汁和服,抱令得汗,汗出温粉粉之,勿使见风。百日儿服如枣核,以儿大小量之。

变者,易也。又生变蒸者,自内而长,自下而上,又身热,故以生之日后三十二日一变。变每毕,即情性有异于前。何者长生腑脏、智意故也?何谓三十二日长骨添精神?人有三百六十五骨,除手足中四十五碎骨外,有三百二十数。自生下,骨一日十段而上之,十日百段,而三十二日计三百二十段,为一变,亦曰一蒸。骨之余气,自脑分入龈中,作三十二齿,而齿牙有不及三十二数者,由变不足,其常也。或二十八日即至长二十八齿,以下仿此,但不过三十二之数也。凡一周遍乃发虚热诸病,如是十周则小蒸毕也。计三百二十日生骨气,乃全而未壮也。故初三十二日一变,生肾志,六十四日再变,生膀胱。其发耳与
冷,肾与膀胱俱主于水,水数一,故先变生之。九十六日三变,生心喜;一百二十八日四变,生小肠,其发汗出而微惊。

择乳母法
凡乳母者,其血气为乳汁也。五情善恶,悉是血气所生也。其乳儿者,皆宜慎于喜怒。

心为火,数二。一百六十日五变,生肝及哭。一百九十二日六变,生胆,其发目不开而赤。肝主木,木数三。

夫乳母形色所宜,其候甚多,不可求备。但取不胡臭、瘿 、气嗽、
疥、痴癃、白秃、疡、沈唇、耳聋、
鼻、癫痫,无此等疾者,便可饮儿也。师见其故灸瘢,便知其先疾之源也。

二百二十四日七变,生肺声。二百五十六日八变,生大肠,其发肤热而汗,或不汗。肺属金,数四。二百八十八日九变,生脾智。三百二十日十变,生胃,其发不食,肠痛而吐乳。此后乃齿生能言,知喜怒,故云始全也。

古典文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《太仓》云∶气入四肢,长碎骨于十变,后六十四日长其经脉。手足受血,故能持物,足立能行也。经云∶变且蒸,谓蒸毕而足一岁之日也。师曰∶不汗而热者发其汗,大吐者微泻,不可余治,是以小儿须变蒸脱齿者如花之易苗。所谓不及三十二齿,由变之不及,齿当与变日相合也,年壮而视齿方明。

《秘要指迷》论凡小儿才生变蒸后,多有身热、微泻青黄者,不可用药止住,须温暖药匀气。如药力重,即变成慢脾风也。

《五关贯真珠囊》小儿生下八蒸之候∶夫八蒸者,每四十五日一蒸变,变各有所属,重者五日而息也。

一蒸,肝生魂,肝为尚书。未蒸时魂未定,故儿目瞳子昏。蒸后肝生魂定,令目童子光明。二蒸,肺生魄、肺为丞相。未蒸时魄未定,故儿未能嚏嗽。肺上通于鼻,蒸后能令嚏嗽。三蒸,心生神,心为帝王。未蒸前神未定,故儿未言语。心通于舌,蒸后令儿能语笑也。四蒸,脾生智,脾为大夫,藏智,故未蒸前儿未能举动,蒸后令儿举动任意也。五蒸,肾生精志,肾为列女。外应于耳,故蒸后能令儿骨髓气通流也。六蒸,筋脉伸,故蒸后筋脉通行,九窍津液转流,令儿能立也。七蒸者,骨神定,气力渐加,故蒸后能令儿举脚行也。

八蒸者,呼吸无有停息,以正一万三千五百息也。凡呼出心与肺,吸入肾与肝,故令儿呼吸有数,血脉通流五十周也。

汉东王先生《家宝》小儿变蒸候歌∶

变蒸之候若为程,一一从头别有名。第一看儿发毛立,口唇尖上白珠生。三两日间起寒热,忽然睡里足虚惊。或则遍身流盗汗,或然微痢腹中鸣。或则因闷皮肤急,

七日之中惊梦里,但看蒸变辨其名。智者将心信医药,下愚不晓逐邪行。虽然变蒸得其候,还须用药保长生。

长沙医者毛彬传疗小儿初生变蒸候歌∶

变蒸方长是婴儿,一出胎来数可推。未到期年蒸八变,四十九日一回期。第一肝蒸生于魂,双眼虽开瞳子昏。三两日间微壮热,定目看人似欲言。第二变蒸生于魄,喷嚏咳嗽开胸膈。见人共语笑喃喃,暗里时时长筋脉。第三变蒸生于神,渐能识母畏傍人。血脉初生学及覆,肌肉皮肤渐渐匀。第四脾蒸生于智,尻骨初成独坐戏。三焦胃管渐开张,乳哺甘甜不肯离。第五肾蒸生精志,气候相通转流利。掌骨初成学匍匐,反复捉搦能随意。第六筋骨蒸初成,九窍津液皆相应。时时放手亭亭立,气力加添日渐胜。第七膝踝骨初成,颜色红光遍体荣。举脚抬肩便移步,嘻嘻学语百般声。第八呼吸定精神,风血气脉自回轮。八蒸之候细分别,一一从头为列名。七日之中有乖治,但看外证辩其名。第一看儿毛发立,口唇尖起白珠生。三两日中寒热起,忽然睡里作虚惊。或即遍身流盗汗,或乃微利腹中鸣。或即脊膂皮肤急,忽乃呕逆气交横,或则困闷通身软,忽然啼哭没心情。重者不过一七日,轻者三朝便得平。上古圣贤制方论,还须服药觅延生。

《葛氏肘后》黑散方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